【日本311四周年之四】危險不該遺忘 《A2-B-C》教我的事

2014年2月27日《A2-B-C》電影暨導演映後座談會後記(文:陳儒瑋)


我們能做什麼?

電影放映結束後,台南神學院頌音堂中二百餘位的觀眾響起掌聲。

一位年輕的女生舉手問了第一個問題:我們能做什麼?

我去過很多地方放映這場電影,許多人都問我這個問題,很開心今天問的是一個像妳這樣年輕的女生,然而我沒辦法回答。Ian導演這麼說。妳應該問自己,妳想做什麼,像今天我們聚在這裡二個小時關心福島的這些媽媽和小孩,就是一種行動。

我常說,我不是個運動者,而是個影片製作者(filmmaker),這就是我在做的事。A2-B-C是我拍攝關於福島核災三部曲影片中的第二部,第一部談的是福島孩童在核災發生後的狀況,這一部則更深入呈現輻射對孩童的健康影響,其中原因是我們都會說自己是反核或是擁核,但沒有人會說我不想保護人或保護小孩。

我希望,這個影片能成為一種教育工具,而非成為某種反核影片,若是這樣,來看影片的人基本上就是反核的,這沒有任何意義啊!

沒有立即危險,然後呢?所以遺忘

我最恨聽到沒有"立即危險"這句話,這是什麼意思呢?所以之後呢?就是叫留在這裡的我們去死嗎?

我家小孩開始流鼻血出疹子,到醫院檢查宣稱是感冒,居然還幫他抽血,我從不知道感冒還要抽血檢驗。報告發現血液中白血球數量大量降低,但醫師卻告知我這跟核災沒有關係。

學校都跟我說校園裡輻射汙染已經去除,但實際到學校牆外土地測量,卻出現極高輻射值,知道學校怎麼說嗎?圍牆外不算校園範圍喔。難道小朋友都不用離開學校回家嗎?

校園午餐決定全面採用福島米,我不想讓小孩吃,老師告訴我說那妳可以準備飯糰,但若出現食物衛生安全事件會很難釐清責任歸屬問題。另外,我也不讓女兒喝牛奶,但全班卻只有她一個人沒喝。

醫生叫我小孩每天吃五片海苔,你相信嗎?然後聽到有別的小孩要吃十片,我真不知道該不該慶幸?

最嚴重的問題是,遺忘。

一段段母親的談話穿插許多孩童在室內遊戲及戶外進行體育課的畫面。

A1 A2  我的願望是一個沒有輻射的世界

一群小孩排排坐在沙發上,說著我是A2,我也是A2,我原本是A1 後來變成A2。

我們全部都會得癌症死掉。一位小孩作勢掐著自己的脖子一面笑著說道。

A2指的是甲狀腺檢測到20mm以下的囊腫,A1則是沒問題,以上還有B和C兩種程度。

Ian分享一則關於片名的軼事。他說原本的片名只有A2,但在某個德國紀錄片影展中評審決定頒給他獎項,前提是要求更改片名,因為之前有部日本紀錄片也叫A2,不過卻是關於奧姆真理教的毒氣事件!為避免混淆,才有了現在A2-B-C的片名。

你希望未來是怎麼樣呢?Ian問影片中的某位男孩。一個沒有輻射的世界。

想起去年所讀<與6歲小孩談核電-好貴好貴的核廢料>文中的一段話:

除了金錢方面的問題,我更憂慮的是「道德」上要付出的代價。

什麼叫做道德?譬如,媽媽希望你們能夠常常為他人著想,長成不佔別人便宜的好孩子,這點你做得特別好,還總是自願禮讓姊弟和同學。可是,核廢料的處理問題,簡直等於讓我們每個人都參與「佔便宜」的壞人角色。……因為核廢料,你、我和所有用電的人都變成了「以鄰為壑」的壞蛋,道德上的共同敗壞比金錢的損失更為嚴重,我們作父母的,該怎麼教育你們是非對錯?我認為,這個道德的代價簡直大到不可想像。

自立自強的福島媽媽  期待更多人的支持

核災發生前,這群媽媽原本都是不曾使用Internet、Facebook 或Twitter等網路社群媒體的人。事件發生後,她們基本上都不相信政府的言論,為了要獲得新知蒐集資訊而開始從頭學起現代科技。

Ian說,這部片雖然在世界各地巡迴獲得許多獎項及迴響,但想在日本播放卻困難重重。他在現場邀請大家會後可以錄製一小段打氣的話給福島這群媽媽們,收集翻譯後會提供給她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

消失的決策者

然而我所好奇的是,整部影片Ian從關心核災的母親們和小孩角度出發轉述自己所遭遇的情況,卻完全沒有呈現政策決策者及醫生的訪問與觀點,例如校園午餐為何全面採用福島米、校園外的土壤輻射汙染如此嚴重為何還要開學,甚至連醫生都未曾發言說明輻射對孩童健康的影響,是他刻意忽略還是決定捨去並不可知,但依然很開心聽到他的第三部影片,將會從醫生角度出發來檢視輻射對這些孩童產生的健康影響。

夏天是熱的  冬天是冷的

我們都忘記夏天是熱的,冬天是冷的。我們是想要更為便利,還是要犧牲下一代孩子的健康,Ian如此說道。

我們必須做個選擇。


圖片來源:http://saise-daichi.blog.so-net.ne.jp/2013-11-20-2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