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台灣黃豆的嘉磷塞殘留量容許值,我驚呆了!


前言:世界衛生組織(WHO)旗下的國際癌症研究署(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IARC)於3月20日表示,根據人體癌症的「有限證據」,包含風行的除草劑嘉磷塞(年年春成份)在內的三種農藥「很可能」會致癌(probably carcinogenic to humans)。( 新聞來源:http://ppt.cc/EoN1)


我們查詢台灣食品嘉磷塞殘留容許量標準量,發現黃豆相較其他食品有著極高的容許值

以同樣品項來說,毛豆(即年紀較小的黃豆)的嘉磷塞殘留容許值為0.2ppm,黃豆卻高達10ppm,相差50倍

嘉磷賽解答版

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不同標準嗎?主要原因為台灣有99%以上的黃豆來自進口,其中有九成正是大量使用除草劑的基因改造黃豆,由於這些基改黃豆具有抵抗年年春(嘉磷塞)的特性,因此在耕種過程中,可大量施灑年年春而不用擔心黃豆會因此死亡,也導致基改黃豆存在嘉磷塞含量偏高的問題,2014年美國容許量標準為20ppm。因此你可以想想,如果台灣將黃豆的嘉磷塞殘留標準調整為與毛豆一致的0.2ppm,我們所大量倚賴的美國基改黃豆能夠進口嗎?

換言之,這個標準不是依據台灣人體健康風險而訂,而是來自進口貿易上的考量

面對這種質疑,主管機關多次表示我們的標準比美國(40ppm)、歐盟與日本(20ppm)還嚴格,國人不用擔心。但重點不在於標準,而在於食用量。美國吃黃豆的頻率及數量遠比我們還少,更何況台灣人可是每日大量食用在其他國家當作飼料用途的基改黃豆

另亦有人以嘉磷塞(年年春)為水溶性農藥對人體的傷害較小為由辯護。但現已有研究顯示不僅在土壤及河川當中,在母乳及尿液中也發現微量嘉磷塞殘留,加上嘉磷賽已證實有致癌風險,基改作物的農藥殘留已是不可忽視的課題。


贊助我們:http://we-report.org/proposal/9448 (6/26募款截止)
議題推廣、採訪、課程與活動邀約,請來信 nogmolunch@gmail.com 洽詢!

廣告

4 Comments

Add yours →

  1. Showing 1 to 17 of 17 entries records per page1
    Pesticide residues and maximum residue levels (mg/kg)
    Code number Products to which MRLs apply
    (Part A of Annex I to Reg. 396/2005) Glyphosate
    0401000 Oilseeds
    0401010 Linseeds 10.0
    0401020 Peanuts/groundnuts 0.1*
    0401030 Poppy seeds 0.1*
    0401040 Sesame seeds 0.1*
    0401050 Sunflower seeds 20.0
    0401060 Rapeseeds/canola seeds 10.0
    0401070 Soyabeans 20.0
    0401080 Mustard seeds 10.0
    0401090 Cotton seeds 10.0
    0401100 Pumpkin seeds 0.1*
    0401110 Safflower seeds 0.1*
    0401120 Borage seeds 0.1
    0401130 Gold of pleasure seeds 0.1
    0401140 Hemp seeds 0.1*
    0401150 Castor beans 0.1
    0401990 Others 0.1*
    ——————————————————————————————————————————
    鬼扯!EU訂20也是貿易考量?

    按讚數

  2. 謝謝您的迴響,關於"鬼扯!EU20也是貿易考量?" 首先,您所謂的鬼扯是指哪一部分呢?要批評版主鬼扯請至少把話說清楚。此外,歐盟訂20ppm也是貿易考量,雖然不在本文探討範疇,但歐盟與美國之間的進出口貿易貨物的各種規範限制,因此訂出這些數值也是很合理的說法,您認為是鬼扯嗎?

    按讚數

  3. 實際上就是鬼扯!我國是參照歐盟訂去訂,卻說的是因為與美國貿易上的考量。MRLs是貿易考量這大概會笑死不少人。如果MRLs是貿易考量那我美國訂40要求你們訂40就好了更寬鬆。嘉磷塞不是新東西,學界做了好幾年。所謂的20是一前面大量數據實驗決定出哪個國家MRLs是用貿易在說嘴的。還有文章最可笑的是提美國吃黃豆的頻率及數量遠比我們還少,更何況台灣人可是每日大量食用在其他國家當作飼料用途的基改黃豆。我忘了說EU標準20是指該作物做為榨油原料的標準。油不常吃是吧!對!歐美料理都不用油的。速食不用油?炸魚條不用油?在歐盟認為20是他們的風險可承受值,台灣訂10低它們一半居然還是貿易考量。既便MRLs訂定需考量暴露程度。我是不知道你有何證據指出我國訂10仍可能造成我國國人每日暴露量高於歐洲人?

    按讚數

  4. 您大概沒有follow到原文的邏輯吧?他說的"貿易考量"是指,若我們要以健康標準來限縮的話,美國的黃豆恐怕就根本沒有辦法進口了(只剩有機的可以)。

    另外後半段,您的意思「目前我國標準10,不可能暴露值大於標準值為20的歐洲人」這是依照一個邏輯而生出的結論,還是有數據佐證呢?如果沒有數據佐證,你所說的也不比原文有可信度,不是嗎?因為我順著你的邏輯,再提出幾個點,就能翻轉這個結論:

    1.橄欖油是歐洲人家庭食用油的大宗,食品工業用的油則與全世界都差不多,有好幾種來源。那您所舉的「炸油」是使用到黃豆油的比例是多少?

    ps: 您知道黃豆油並不耐高溫,而且會散發一種令人討厭的氣味嗎?味道台灣人應該很熟悉,路上常常可以聞到。可是麥當勞沒有這種味道對吧?脆皮雞排也沒這味道,它們用的是其他比如芥子油、油菜籽油、玉米油、混合油等。

    2.加工食品中使用的,最大宗是棕櫚油,幾乎佔了全部,也幾乎沒有使用黃豆油的產品。所以要在零食糕點中吃到黃豆油,幾乎沒有機會。

    3.嘉琳賽是水溶性,水溶性物質要溶解在油脂中的可能性是:0,因為它在化學上、在分子維度上,就完全不被油脂所接受。口語話來說:它根本"插不進去"。最多就是指能被"夾帶",被一大堆油脂分子給"夾"著,不小心帶走了而已。所以搾油後嘉琳賽的含有率是很低很低的。如果再加入考慮烹調過程,那它遇到料理過程中的湯湯水水,馬上被吸走,然後這樣也未必就會被吃進肚子裡,因為它可能溶解在我們不吃的部分。比如說拿夾帶有嘉琳賽的沙拉油炒青菜,它最後就溶解在最底下的那湯汁裡。

    所以搾油,與直接磨成豆漿來吃,差很多啊。

    按讚數

迴響已關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