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與根連結—伊甸園中肯羅尼人的故事

圖、文/ 國際伊甸基金會(Eden Foundation)

前言:《「基改爭議與糧食的未來」國際研討會系列》,蒐羅彙整各發表講者相關文字內容與會議資料。首篇報導為轉載葛明伊教授(Dr. Miriam Garvi)參與的國際伊甸基金會,介紹非洲尼日地區「把樹種回來」的成功經驗,分享一個重新與土地、原生植物、食物和傳統文化連結的故事,也證明基改作物並非擁護者所言是非洲糧荒饑饉的唯一解決之道。在尼日長大的Miriam將在研討會中親自道來她對基改、農糧、營養和自然的看法。


二十五年前,當伊甸基金會 (Eden Foundation) 首次踏足塔努特 (Tanout) 地區 (尼日最北面與撒哈拉沙漠接壤的農業區)的時候,那裏是一片沒有樹林,沒有綠色生態的地方。肯羅尼 (Kanuri) 族人是住在塔努特地區的居民,他們原本是一個自豪並且自給自足的民族,以獸獵和採集食物為生;直到後來因殖民政權入侵,他們被迫改種經濟作物如小米﹑高粱和花生,以對政府納稅。這個轉變不僅違反他們傳統的生活,更對自然環境帶來嚴竣的考驗,因為為了種植更多的經濟作物而進行大規模的樹木砍伐。

201112-00730068

在伊甸來到這裡之前,很難想像塔努特曾經是一大片的草原森林 (savannah forest)。如今只剩下幾棵矗立在乾旱大地中的巨大古樹,可以見證這處昔日旅人也驚嘆的森林。事實上,這並不是很久以前的事。年長一輩的伊甸村民,不時會談起那個殖民以前的年代。那時候土地肥沃,鹿與大象行走於大片濃密森林之中,人們善用大自然提供的豐富糧食。當男人在捕獵野獸時,女人可採摘果實和可食葉類,那時的生活是如此無憂無慮。

我們在塔努特所認識的肯羅尼人,是一個被殖民政權蹂躪的民族,他們喪失的不只是世世代代賴以為生的森林,還有他們許多自給自足的傳統文化及民族尊嚴。許多村民因為以生為肯羅尼人而恥,也不願使用肯羅尼語。面對撒哈拉沙漠吹來的強風,要在光禿禿的沙地中種植足夠一家人一年所需的農作物,實在是一個遙不可及的任務。在九個月的旱季期間,男人會離鄉背井到城市裏找工作。曾經是肯羅尼族人生活支柱的樹木,現在卻被視為是小米﹑高粱等農作物的大敵,因為樹木會招來飛鳥而吃掉穀物。於是,每當到了播種季節時,人民都會不斷地砍伐或燒毀樹木,使土地一年比一年光禿。

肯羅尼族人就這樣過著艱苦維持家計的生活,對未來沒有什麼期待。

一九八八年,當伊甸基金會在塔努特地區建立田野研究站時,肯羅尼的農夫們相信只有神才可以種樹,而農夫惟一的生活方式就是年復一年辛勤地耕種,以生產足夠的食物使一家人溫飽。然而這個信念漸漸的被改變了,因為當田野研究站旁的農夫看見種植的植木發揮了防風林 (windbreaks) 的作用,保護小米免受撒哈拉強風破壞,那些受植木保護的農地比其相鄰光禿的農地有更多更好的收成。

xx_670_01181466

隨著工作站長出愈來愈多的作物,農夫們開始瞭解這些樹木及樹叢的價值,在於提供全年均可採收的果實和可食用樹葉。1991年,21年前當第一個的家庭加入了伊甸計劃並採用伊甸農法時,就這樣播下了改變肯羅尼族的種子。

如今,在第一位伊甸農夫種下伊甸樹二十年後的今天,他們不但了解到不同物種的用途,且成了值得驕傲的自然守護者。他們重新找回了昔日自給自足的生活模式,以大自然的豐富糧食為生。現在,女人又可以在他們自己的田裏採集可食樹葉和果實,而伊甸花園中其他非食用性作物的用途讓男人可以在那裡等待野生動物的回歸。如今這些肯羅尼家庭從自給自足中找回尊嚴,打從心底感謝這些被外界所看不起的“饑荒食物(famine food),因為他們可以不僅可以自由取用並且找回了許多的傳統飲食文化,更自豪地說起民族獨有的肯羅尼語。

xx_670_01101205

人類只要願意就可以與大自然和協的相處。只要我們好好照顧這些可食用的樹木和植物,大自然便能提供人類足夠的食糧。在尼日,伊甸農夫保留農地來種植寶貴的伊甸樹木及樹叢,大自然就使野生動物回到他們的土地上以為的回報。

在植樹的過程中,這群伊甸農夫不但與傳統自給自足的生活重新連結,還重拾了作為肯羅尼族人應有的尊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