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弗番茄│天下第一號基改食品的興衰殞落

文│陳儒瑋

讀著貝琳達‧瑪逖瑙(Belinda Martineau)博士描述參與加基(Calgene)公司莎弗番茄計畫的歷程─《番茄一號》,猶如實際體驗一趟商品上市的研發與生產旅程。番茄從實驗室、公司會議室、政府機構、墨西哥生產地、長途貨運卡車到超市貨架,基改科技的美夢看似將伸手可及,最終卻破碎於溢出貨櫃的汁液之中。

莎弗番茄,全球第一個上市的基改食品,如今消失無蹤,成為某一種傳說。

番茄是全美重要的經濟食品,為減少長途運送中的耗損,必須要在果實青澀尚未變軟時採收,送往雜貨商或超市後再進行催熟,最終販售給末端的消費者。可想而知,如果能有一種能在藤上直接成熟卻又堅硬的禁得起運送的番茄,該是一件多麼完美的事。書裡頭有一段關於番茄採收的描述,相當真實但也好笑極了:

它們到底有多青澀呢?青澀到沙爾奎斯特(Roger Salquist,時為加基執行長)第一次觀看番茄採收影帶時,都不敢相信的程度。「該死,拿錯帶子了,」他大叫,「那些是蘋果!」(p.9)

為了達成能在藤蔓上成熟且兼具硬度與美味的頂級目標,莎弗番茄計畫就此而生。

莎弗基因裡帶有一段早就被研究得很透徹的基因,該基因能調控一種叫做聚半乳糖醛酶(polygalacturonase,簡稱PG)的酵素,而這種酵素與果實的成熟過程有關。天然PG基因與修改過的莎弗版PG基因,最主要的差異在於後者將專司PG蛋白質製造的遺傳信息給弄顛倒了,最後由此所造成的反義PG基因,會使得基改植株裡原有的PG蛋白質製造過程被某項未知機轉所關閉。很顯然地,藉由表現莎弗基因來消除番茄植株裡的PG蛋白質後,可以延長成熟番茄的上架壽命。(P.6)

聽起來似乎是項很簡單的技術。然而,關閉基因是一回事,真實上架後的結果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這是一項砸下大把銀子的計畫,時間壓力就更不消說了。在第二章的「三方競賽」,精彩的呈現出生技公司的科學家除了要搶時間發表研究論文,更要搶下技術專利權,更慘的是如果還有官司需要處理的話。在連篇基改技術的解釋之後,令人啼笑皆非的事出現了,那就是關於如何測量莎弗番茄的硬度,猜猜1993年的基改公司是採用何種方式進行?

「把重物壓在果實上,然後測量果實被壓爛的程度。」以及「試試看必須用多大力量才能用鉛筆刺穿番茄」,是兩種最常見的方式。(別懷疑,這可不是我瞎掰的,請見該書第47頁。)

基改食品的安全性風險一向為人所質疑,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近年在基改作物議題上更是頗受批評。然而,因為莎弗番茄是第一項申請的基改食品,毫無前例可循。因以,Belinda在書中鉅細靡遺地描述她與加基公司的經營者及科學家,為回應FDA提出來的各種安全質疑所做的各項努力,而這一段申請過程的程序及需檢附資料,最後成為未來其他公司申請基改食品核准上市的標準參考程序。

從實驗科學導向的研發,一步步走向管制科學的核准申請與回應質疑,到最後商業導向的種植、尋找合作通路、上市、公開募股集資到經費赤字,一間以生物工程科技擅長的公司到底適不適合全盤掌握上下游的垂直供應鏈?這是企業經營者的問題嗎?還是時不我予的喟嘆?在這本書的中後半段,不論是從經營管理銷售層面或公眾反應的面向來看,都有許多值得討論與思考之處。與今日相比,距今二十年前的狀況,是否代表著基改食品時代的黎明升起,抑或是早可預見的燦爛一瞬?

時至今日,每當指出基改食品所可能引發的風險疑慮時,最常聽到的是批評是:「會說基改食品有害的一定是不懂科學的民粹環境運動者,是反科技的盧德份子…」,但如果這樣的疑慮是由參與全球第一個上市的基改食品計畫的科學家親口說出,也會遭受一樣的批評嗎?我一面讀著本書後記「基因改造食品的爭議與反思」一面想著。

譬如說,幾乎每位科學家或美國聯邦管制事務人員,在替生技農業辯護時,都從「基因工程是傳統育種學的延伸」開始。1990年代初,加基向食品藥物管理局提出最早一份申請書時,就用過這套說詞。但是,這個想法在科學家社群中,雖然早已獲得一致認可,至少在從事基因工程操作的科學家中是如此,但它並非是經過驗證的科學事實。它只是一種看法。…然而,很少人會同意,將來自大腸桿菌的坎基因嵌入番茄,會是傳統育種學的延伸。所以,差別只在於個人看法。因此,毅然諸多反對生物科技的美國人已經明白表示,他們不能苟同這種看法,我忍不住要質疑,死抱著「船拱育種學的延伸」這套真言,不論是為了辯護這項新科技,或是想把它當成美國管制事務政策的科學基礎,恐怕都沒什麼大用。科學社群提供給社會大眾的,不應該是個人意見,而是事實,一個經得起考驗的事實。(P.263-264)

(前略)…油菜素負容易雜交的惡名。十字花科作物數量繁多。而已知有些野草是可以和它交配的。…但是,為什麼在抗除草劑的基改油菜上市前,沒有人先研究一下,這種抗除草劑基因是否會從油菜,水平轉移到能與之雜交的野草內部?(p.265)

(前略)…食品藥物管理局設立了一個自願性諮詢流程來取代評估。依我看。莎弗番茄的實驗案例其實並不能支持後面這樣一般性的結論。加基番茄並不能作為這項新興產業的安全標準。(p.269)

Belinda在這本2001年出版的《番茄一號》(First Fruit)中對當時基改食品發展情況的省思與批判,現在讀起來仍精準無比。

因此,每當網路鄉民或是講台上的專家學者,一逕嘲笑反對或質疑基改食品的消費者是對科學無知,或是深受媒體輿論操作的愚昧閱聽者時,我總是在想,真正謙卑的站在科學大門之前,冀求透過不斷的辯證與討論,到達真相彼端,到底是誰?

11255052_10204363224940441_7905560464860780705_n
作者: Belinda Martinea│譯者:楊玉齡│出版社:遠流│出版日期:2002/08/0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