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書新讀】基因騙術│基改爭議不是今天才有的

文│陳儒瑋

《基因騙術》(Unnatural Harvest),英文版1999年問世,繁體中文版本則是2001年由時報文化翻譯出版。

基改科技一日千里,讀這種距今超過15年的老叩叩舊書有什麼用呢?好玩的事可多著呢。

這些基因工程承辦人並不建議把人/豬、怪魚或轉基因牛,強行推銷給消費者。民調顯示,全球絕大多數消費者都認為,轉基因操作的動物讓人倒盡胃口。…企業主所準備的菜單是比較可口的菜色:已可以當作無害的原始細菌基因穀物和植物拼貼。(p.33)

這一段話或許可以解釋,目前全球最常見的四大基改生物體為黃豆、玉米、棉花與油菜,基改鮭魚卻遲遲等二十年都還未能商業化上市。

若是不出錯,抗除草劑作物確實可以減少除草劑用量,令人擔心的是,一旦抗除草劑特性四處擴散,勢必會產生殺不死的雜草。每一種主要商業作物的族系中都有野草,例如野芥菜就是芥子的同類。更何況,風力或昆蟲會將花粉傳播到田界外,根本無法防止。然而,生技公司的發言人卻辯稱,萬一野草變成抗roundup的超級野草,現有的化學農藥或還有別的除草劑可以派上用場。(p.41-42)

這可不是杞人憂天的預測,事實上超級雜草的問題現在已經成為基改作物的明確危害而不光只是隱憂而已。事實上,因為抗藥性的產生,在美國,除草劑的使用量逐年上升,根本毫無下跌的趨勢。而在二十一世紀的台灣,還有學者夸言解釋所謂超級雜草只是物競天擇的演化過程,科學家可以在實驗室製作更好的除草劑來解決這個問題。

科學家預測,Bt(蘇力菌)廣泛植入各種作物的結果,不出幾年害蟲就會發展出抗體,使得有機殺蟲劑全然無效。(p.44)

當前全球基改作物現況這也證明這種說法完全正確,據統計,目前已有超過500種具有抗藥性的蟲類,而原本常運用於有機農法的蘇力菌(Bt)顯得毫無用處。而在Bt基改作物的效果日益低落後,基改種子公司開始在種子表面裹上類尼古丁殺蟲劑,被認為有蜜蜂的大量消失症狀有密切相關。

在授予生命形態專利權之前,開發中國家的研究人員,原本可以從公共事業部門取得非專屬的技術。如今,生物技術上的進展都是專屬資訊,封存在專利權裡,由唯利是圖的跨國企業所掌控。(p.65)

原本致力於解放知識的大學,越來越傾向為企業利益做研究,它帶來的影響之一是,一旦大學變成私人專利,一般大眾就得付出兩倍代價,一次繳稅供學術機構研究,一次花錢買生技產品。(p.178)

當跨國企業爭相競逐各種生物基因專利權,他們關心的就只是錢,如此而已。投入基改作物研發計畫曠日廢時耗資甚鉅,如果不能從中獲得高額利潤,為何這些企業願意持續投資?企業豢養御用科學家,基改作物於是披上科學正確之名。相反的,若是研究出現反面結果,已有很多案例顯示這些跨國公司會利用學術壓迫(請校長"提醒"或邀集御用科學家聯名指責研究缺失)、暴力脅迫、乾脆拒絕提供實驗樣本或要求隱匿不利的實驗數據。這可非信口胡謅,已經有電影《Scientist under Attack》紀錄這方面的相關事件。

一九九七年春天,孟山都回收兩種大量上市的「Roundup-Ready」芥子種子,因為在播種兩星期前發現攜帶的基因有誤,不得不從種子經銷商和農民中緊急回收。亞伯大省兩位農民還得把剛播下的種子再挖出來。(p.123)

就先不提基改作物到底會不會透過基因流布現象汙染傳統作物,這種莫名其妙的管理疏失,真的值得信賴嗎?如果回收不完全怎麼辦?基改作物的不可逆特性,就會一直留存於環境之中,2013年與2014年的基改小麥汙染羅生門事件會不會就是這樣發生的?誰知道而誰又能保證未來不會再有類似的烏龍錯誤?

回顧歷史,我們總會理解一件事,當年的科學至上的信誓旦旦言論,並非總是那麼穩固,甚至漏洞百出脆弱無比,而我們平日所被洗腦的資訊,明顯就是企業本身的經濟利益黑手已然伸入政府與學術單位,基改作物與食品會不會是一場世紀大騙局?現在看起來非常有可能是。

基改爭議當然不是現在才有,走過數十年,我們或許無法阻擋逐漸擴大的基改作物範圍,但很明顯風起雲湧的全球消費者運動已成功減緩其擴散趨勢。

二十世紀末的1999年,黃豆及玉米等基改作物才剛開始它們的攻城略地之戰,作者詳實記錄部分秉持專業學術良心的科學家與民間團體的大聲呼籲,建構出本書對於生命倫理的大哉問。

面對基改食品或廣泛地來說任何基改生物體,我們都不該只侷限於科學技術層面的討論,更必須納入社會、環境、文化、心理與經濟層面的思考,或許可以稍微理解基改作物非常有可能不會是餵飽地球的永續方式,被餵飽的,應該只是少數幾間跨國的農企業怪獸吧!

順帶一提,如果覺得《欺騙的種子》有點太難,這本譯筆優美的小書,個人認為是一個非常好理解基改科技爭議的入門媒介喔。

基因騙術
作者:英琦博.柏恩斯│譯者:杜默│出版社:時報文化│出版日:2001/6/2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