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麵包樹

文│黃嘉琳

 《餐桌上的危機 基改食物大解密 靠自己的力量吃出安全的三餐》作者序之一

盛暑裡去了夏威夷。

夏威夷的基因改造議題在國際食安和環保的圈子裡很熾熱,由於數家跨國生物科技農企公司都把基改實驗田設在天堂般的諸島上,此地甚至被關心的人士稱為基改Ground Zero(零地點),可見有多「慘烈」。

不過,許多在島上求學工作養家活口過日子的人,也並不太了解這些事情。例如下榻在大島的民宿主人,一位在島上出生長大養兒育女、美麗窈窕又虔誠的中年小學老

師,談起GMO,她尷尬地笑笑說這問題好複雜也沒個定論,而夏威夷的基改木瓜她是吃的。

那趟穿梭在海島之間的行程,印象最深刻的是麵包果。

先是機上雜誌讀到社區創業者研發各式各樣麵包果產品,希望開發傳統食材的新做法,推廣隨處可見的麵包果入菜、烘焙,找回夏威夷在地傳統的飲食經驗,減少島上對進口的糧食作物的依賴。

Jpeg

在考艾島上遇到做出好吃法式鹹派的烘焙坊老闆娘,櫃檯正放著一顆麵包果。父母從波蘭移民來的她,分享先生家族將還沒熟透麵包果實和肉類燉煮的作法。聽到我說台灣原住民阿美族以Facidol熬煮小魚乾鹹湯或甜湯,覺得好有意思,回台灣還接到她傳來的麵包果食譜資料。

Jpeg
Jpeg

回到歐胡島上去拜訪了一位實踐韓國趙漢珪自然農法的年輕人,到訪前一天Drake才和家人朋友慶祝三十歲生日,學習自然農法和無臭飼育倒已經有五年,因緣際會地被校長找到現在這所學校裡開墾了一片菜園,並以兼任教師身分帶領著十幾個孩子的課後農業課後活動。跟他回到父母家裡看酵素飼養無臭的豬和雞,站在整群格格啼叫聲不斷的雞舍旁,Drake說到最近正與朋友研發麵包果麵粉,他們嘗試將熟成的果實乾燥磨粉,由於富含澱粉,可以替代麵粉加入烘焙使用,自然的甜味剛好減少糖用量。如果開發成功,就能為盛產期無法保存的在地麵包果找到銷售出路。

滋味豐美濃郁的夏威夷麵包果沒有基因改造的困擾、不需要搭船進口來,挑選適合生產的品種、開發出加工、保存方法、將慢慢遺失的飲食習慣帶回來島上人民的生活中,真的可以解決一部分糧食自給的問題。

好熟悉的故事,跟台灣真像。

站在檀香山國際機場庭院裡仰望蕉風椰影,「似乎是一路跟著麵包果旅行」,快要登機的我這麼想。

除了工作之外,其他人到了夏威夷該是海水、沙灘、扶桑花和草裙舞吧?為什麼會跟著麵包果呢?

除了年輕時在花蓮工作居住初嘗Facidol小魚乾排骨湯從此難忘以外,我突然想起來還有一樁因緣,來自幼小時候讀過爸爸帶回家的野外求生手冊。那是身為空軍飛行員爸爸的訓練資料,不大不小的一本膠圈防水冊子,裏頭有各種野生植物的介紹,包括毒性與可食部分。在Discovery Channel和旅遊生活頻道還沒有出現的年代,這本手冊彷彿一扇通往冒險國度的窗,開啟小女孩的想像。其中,麵包樹是排名第一的神奇植物。還記得冊子裡介紹,夏季山裡採得到成熟的果實,烤了吃起來味如麵包因此而得名。哪裡來的這麼有趣的樹和果?不多久我還發現,當時居住的台北市和平東路小巷弄人家庭院裡,竟然就有幾株看來符合描述、掌狀葉子碩大且葉脈清晰的大樹。等著等著,它們高高的樹梢結出青綠色的果實,那年頭的台北市當然沒有人拿這樹果來吃,眺望枝頭的小女孩走過時,偶爾看到墜落摔爛的麵包果,好希望哪天撿到一顆完整的,帶回去烤來吃,嚐嚐樹梢上的麵包滋味。

Jpeg

這願望至今沒實現。但那株麵包樹的種子是種在心裡頭了,透過一本書、幾棵樹、許多次相遇遙望與想像,心裡的麵包樹逐漸抽長。

我希望我的孩子們心裡也有一棵果樹,讓他們眺望和渴想、能摸一摸、聞一聞、嚐一口甚至自己種下,到了我現在這個年紀,去到了陌生地方,還能跟著心裡頭的那株果樹一起旅行。

得好好守護這片土地啊!為了他們心中還沒長出來的那棵樹。


新書預購起跑,送限量台灣非基改黃豆,還有機會獲得豆漿機!!!
金石堂│http://goo.gl/nCWKBB
博客來│ http://goo.gl/S6MQhK

12006215_950674584971151_2769207338728832153_n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