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扯的鮭魚–兼論孟山都好兄弟混水摸魚

文│黃嘉琳

農曆七月鬼影幢幢已過、西洋萬聖節扮裝群魔亂舞也結束,合該進入諸事太平闔家團聚好溫馨的感恩節、聖誕節、新年和農曆新春的節慶氣氛,沒想到最近出現了一些光怪陸離的大代誌,讓世界很不平靜,爾等小民經常對著媒體興嘆,其中一項是U.S.FDA核准通過名為AquaAdvantage Salmon (AAS)的基因改造鮭魚上市,講了二十年、被反對人士稱為「科學怪魚(Frankenfish)」的基改鮭魚,成為全球第一個商業養殖供食品用途的基因改造肉品,預計兩年以後,由本來快倒閉大吉現在鹹魚翻身的AquaBounty Technologies (ABTX)公司所研發生產的鮭魚就要魚躍而上美國民眾的餐桌,按照美國絕大多數州的規範,還不用標示!

文青別鬼扯團隊也針對美國通過基改鮭魚一事點評,並開示大家多多把基改講清楚說明白。那麼,容我們雞蛋裡挑骨頭來談談鬼文和更多該講清楚的基改問題。先來看看這一段:

有些人只要聽到G改,就認定是萬惡不赦的鬼玩意。但很多人卻不知道,包括糖尿病患者最重要的胰島素,也是G改產品。而治療遲緩兒使用的生長激素 Protropin®,也是G改產品。如果G改產品的風險真的很高,為何還允許這些G改醫療藥物直接注射進體內呢?這比用吃的還可怕ㄟ。

首先以基改藥品的醫藥治療用途比擬基改食品的安全風險,並說注射胰島素、生長激素進體內比吃進基改食品還可怕,以此證明基改產品風險其實不高,似乎是引喻失義風馬牛不相及。

正像是人家在討論不要再有下一個福島,核電廠輻射外洩汙染的問題,你來說不不不,核電哪裡可怕了,要這麼危險那麼醫學上X光檢驗的輻射劑量或放射線治療癌細胞怎麼還允許呢?又像是2013年一家公司販售的防螨洗衣精裡添加了農委會認定為合成除蟲菊類的殺蟲劑百滅寧(Permethrin),被媒體揭露之後,這家公司說百滅寧不只是農藥而已,可以用來治療人體頭蝨和疥瘡,算是一種藥品,因此用在洗衣精當中沒問題,哪裡會有甚麼危害?

邏輯是這樣的:

X光檢驗和放射線治療皆為只有在必要時才會使用的醫療手段,我沒有肺結核或肺腺癌沒事哪會接觸暴露在這些微量游離輻射之中?但反核人士討論憂心的是核能發電廠萬一遭受天災人禍如海嘯地震恐怖攻擊的可能大規模危害;核電廠大量核廢料燃料棒的暫存或終極處置,與醫療放射線廢棄物的處理自然也不能等量齊觀。小犬衛生條件不好染了頭蝨長了疥瘡,把醫生處方含有百滅寧的藥膏抹在頭皮和屁屁,等頭蝨根除疥瘡治好,當然就停藥,難道還嫌沒用完可惜拿來當護手霜滋潤保濕肌膚嗎?這和眾多消費者在不知情用添加了環境荷爾蒙百滅寧防螨洗衣精,天天洗衣服再排放到溝渠河川裡去可能毒害水生生物,能硬掰成一樣嗎?

回到基改藥物與食品的類比:小犬應該沒有發育遲緩,小兒科醫師不可能開Protropin®生長激素處方給他長肉長個兒長成像大樹一樣;在下尚未罹患糖尿病,基改胰島素來治療注射的對象也不會是我。但基改黃豆、玉米、木瓜、甚至以後的馬鈴薯、蘋果和鮭魚在貨架上隨手可得,是日常生活中供民眾自由採購食用的食物,在美國甚至不需要標示,民眾連基本選擇權都沒有。但人類長期與大量攝取會有甚麼狀況和後果,連實驗室裡的大白鼠小白鼠也不能告訴你肯定的答案,這才是可怕之所在。

以上三個例子,是全球或台灣本土實際上可能產生的爭議,癥結點在於「研究室、實驗室和醫療場域中所嚴格管控、少量與特殊、短暫情況下供少數人使用的產品」V.S.「市井小民日常生活隨處可購得、任意大量食用或使用,且普遍供應並無限制以致人人受到影響」。

鬼王開示,國內似乎從來沒好好討論過大家要好好講清楚G改問題。這是真的!就算我們寫了一本落落長的中文書講基改,也只摸到一點點皮毛;基改課題的確十分複雜,講清楚問明白的難度很高,例如在演講會場聽到擁抱基改的某些學者,公開為目前全球科學界醫界安全性爭議不休的基改科技發展掛保證,還反問現場聽眾你們看我像壞人嗎?以個人高潔品格來證明研發基改科技的人都不是壞人,但對於聽眾詢問基改公司在全球的惡行惡狀,他們怎麼看待呢?這幾位科學家馬上踩回「科學中立論、研究客觀論」說,哦呃嗯我們是從科學的角度來談基改,用科學的立場和證據來談基改的安全性,針對科學研究來發言。總之完全迴避對孟山都等公司挾其財大氣粗寡占資源、壟斷專利、破壞生態和躲在專利權大傘下面拒絕公布實驗資料等等的討論。很難講清楚,真的!

那我來討論一下書裡沒有的一件事。

之前鬼王說一群文青老講反基改孟山都(Monsanto),結果被問到台灣有沒有孟山都分公司、和他們的業務與所在位置,對台灣農業有哪些危害?文青根本都不知道,在地的情況不瞭,只曉得跟著網路文章反孟山都在印度和阿根廷的影響,以此來批評文青不懂自己在反甚麼、不過人云亦云爾。套句鬼團隊的形容詞,這又是一個神妙的邏輯推理謬誤:反對孟山都在全球的惡行惡狀,何以一定要知道他們在台灣的底細?這中間是否有必要的關聯性,不是鬼王說了算喔。回過頭來看看孟山都等公司刻意的低調,不但在台灣沒有官網,網路上能找到的資訊寥寥可數,對於近兩、三年,台灣參與March Against Monsanto的遊行活動,也不見任何回應,可說是神隱到底,這也難怪鬼王筆下的那群文青不瞭。究竟台灣孟山都公司係何方神鬼?這篇我之前已經寫過,趁著鮭魚新聞正熱,來複習一下。

首先,循著凡賺過必留下的痕跡,找到了孟山都今年年初在台灣還發行30年期的國際債券大算大賺台灣人3.65億美金,由台灣櫃買中心發新聞稿推銷:

Monsanto Company為全球最大種子生產商,……發行人新增農業生技產業,顯示台灣的國際債券市場在各產業都有不錯評價,是知名公司良好的籌資管道。

不到一年前,台灣社福界才因為慈濟在美投資孟山都等邪惡基金而鬧得沸沸揚揚,殊不知,買孟山都邪惡基金何須飄洋過海,本土在地就買得到!福氣啦!年初從台灣早已不再淹腳目的投資市場海撈110億台幣的Monsanto Company,是以「香港商孟山都遠東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為名,而香港則為孟山都公司在大中華地區的註冊地,由東方之珠為起點向中國和台灣等地開疆拓土。網路上查到的在台登記地址有三個:

臺北市信義區光復南路四九五號十二樓之三

屏東縣潮州鎮朝陽路219號

台南市北成路128巷30號孟山都子公司Seminis聖尼斯種子的台灣辦事處。

孟山都英文官網上只有關於台灣的地址電話等,也沒有香港分支的選項,但中國區的網站資料倒是不少。

從官網的介紹看來,孟山都在中國的產品分為兩大區塊,分別以與中資合作的「中種國際種子公司」來銷售推廣玉米;和蔬菜種子事業部旗下的聖尼斯Seminis及德澳特De Ruiter兩個品牌。我們尚未從網路現有資料中爬梳出中國孟山都與台灣孟山都的關係,目前可看到在其公司產品介紹的蔬菜種子項目中,有兩款甜玉米產品,其目標市場都將「台灣」列入。

MonsantoChinaMaize
孟山都中國區公司的產品介紹中,劃分玉米種子和蔬菜種子,在蔬菜種子中有兩款甜玉米種子,明白寫出目標市場為臺灣。

除了長期以來經營銷售農化產品之外、目前孟山都最為全球人士所詬病的基改作物,糧食自給率只有三成多的台灣當然不可能倖免於難,根據衛福部食藥署衛生福利部審核通過之基因改造食品原料之查詢,截至2015年11月下旬,孟山都申請我國核可通過在台灣販售作為食品之用的基改作物包括玉米20筆、基改黃豆10筆、基改棉花(棉籽作油品用途)4 油菜(菜籽做油品用途)1筆等共35

講到台灣孟山都就不得不提起另一個在咱們蕞爾小島上神隱且更不為人所知的組織 —作物永續發展協會台灣分會(CropLife Taiwan)。

這個協會近年來主辦、協辦了不少號稱基改教育的講座活動,現場還會發給小禮物,例如把「關於基因改造作物9大疑問」印成塑膠檔案夾分送聽眾等等,作者是台大生化科技系的教授,很剛好的最近都在作物永續發展協會台灣分會出錢主辦、科學人雜誌協辦的一系列「作物永續」與談會中擔綱演講,更剛好的是,這位教授同時也是食品藥物管理署管理審核我國基改食品原料申請的單位—「基因改造食品審議小組」的召集人,掌管目前基改食品原料進入台灣人肚腹的最主要防線。在食藥署基改食品專區,這個審議小組的十九位參與成員資料可以看得到,也把每次會議結果放上去了,但是點進去看看至今72次會議記錄,看到的內容就是「A公司申請基因改造食品原料查驗登記,應再補件。」或「C公司申請基因改造食品原料查驗登記,審核通過。」等文字記錄,差別只在每個案號不同而已,民眾根本無從一窺究竟。

在塑膠檔案夾上,寫到「所有基因改造作物在核准上市之前,都必須經過嚴謹而漫長的發展與安全性評估(可能10年或是更長)….事實上,基因改造作物的安全性評估或許是目前最嚴謹的食品安全性評估。」

Jpeg
看起來真的好安全、評估審核過程真的很嚴謹,而且老師真的很挺基改作物喔!

只是,每次看到這種斷言,都很想請教大膽為基改食品安全性掛保證的學者專家們,有沒有略讀過GMO FREE USA收錄近兩千餘篇關於基改作物及食品對於環境、社會及人體健康等影響的學術論文?此外,European Network of Scientists for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Responsibility (ENSSER)今年一月截止共有313位掛有博士頭銜的科學家們發表的一個聲明表示,他們「強烈否定所謂基改安全性的科學共識」,這群簽署的科學家和專家們提出,目前關於基改安全的共識應當為「並無共識」。基改作物的發展可能很漫長,但安全性評估絕對很難用「嚴謹」來誇口。

我們不是科學家,但並非就不能深入了解基改問題,不妨就從婦孺可以理解的地方著手。例如,我們想知道作物永續發展協會台灣分會(CropLife Taiwan)到底是個甚麼組織,人真好郎就厚,都會一直出力和出錢到處辦科學和永續講座耶!這個估狗一下就找到了嘛,哪裡有甚麼玄機呢?說起來其實也還好,就只是這個組織台灣分會的官網,萬能估狗大神  找  不  到

網路上搜尋,除了許多農藥、基改和作物永續等為名的活動之外,大概只能找到根據277期的《農業世界》雜誌一則文章標題顯示,當時名為「作物永續發展協會-中華民國分會」的CropLife, Taiwan於2006年在台正式成立。在全國性人民團體名冊中可看到其現任理事長為施智能,會址登記在臺北市中山區新生北路1段47巷21號3樓。差不多就這樣了,連英文也沒有甚麼資訊。

雖然作物永續發展協會台灣分會(或中華民國分會分會)神秘的在網路上找不到中英文相關資料,但從CropLife InternationalCropLife ChinaCropLife Asia可看到其會員資料。例如在中國,CropLife稱為「植保(中国)协会」,官網上標明由以下跨國公司組成,包含德國拜耳、德國巴斯夫、瑞士先正達、美國杜邦、美國陶氏益農、美國孟山都….等共十二家公司。

CropLifeChina

CropLife International 和 CropLife Asia的會員公司名單上共列有八家,猜猜看正好包括了剛剛提過的哪六大基改農企跨國公司

真的,別說我偷懶,以後要介紹六大基改公司,直接到CropLife的網站截圖就好了!

CropLifeAsia

所以說,這些既科學又客觀加上絕對理性的系列座談作物永續與談會,要對大家宣傳全球糧荒科技新解基改科學來問問當食品遇到基因科技,或者是由衛福部食藥署主辦基因改造食品之研發與管理研討會等,由作物永續發展協會台灣分會所主辦或協辦贊助,背後出資極有可能就是六大跨國農化公司孟山都等金主?!

基改問題,鬼王召曰:還是講清楚比較好一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