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者身影(1)│向前衝的孤鳥媽媽

cup-hand-mug-potatoes-large

「我就是人家在笑的那一種,喊衝啊就第一個衝出去,結果轉頭才發現身後完全沒有人跟上來!」劉慧雯半開玩笑解釋著,她為何會隻身一人挑戰整個學校午餐體制。

高雄市左營區的勝利國小,一個一千六百多人、58個班級的中型小學。兩年前,學生午餐食材沒人聞問基因改造問題,頂多只能喝喝號稱非基因改造的豆漿。現在,校園午餐中有95%的食材是屬於非基因改造品項,連素食菜單中常見的素魚排等加工製品,也都改採使用蒟蒻為原料的食品。重點是,家長並未多花一毛錢。

這一切,都來自這位傻傻往前衝的媽媽。

「由於我兒子有過敏的症狀,為了他的健康著想,我非常注意日常生活中的飲食,盡量讓他吃有機和友善環境的食物,也慢慢地教他如何學會避開讓自己過敏的食品。兩年前他剛上小學,我正好接觸到學校午餐中的基因改造食品議題,心裡就打定主意,一定要加入家長會,這樣才能影響學校午餐政策。」

一開始就因為沒有經驗而吃了道悶虧。她先是選上每班兩名的家長代表,後來請假缺席第一次的家長代表會議,正當遲遲等待到底何時通知要進行家長委員選舉時,才被其他代表告知,早在第一次的會議上就已選出家長委員。

「我就第一次進到學校,傻傻的什麼也不懂。」

她雖未能進入家長委員會,但依舊努力在學校或社區中尋找可以一同合作的夥伴,最後仍是孤掌難鳴。

第二年的9月,她終於得知何時開始選舉了。

那天她站起來發言:「我完全有能力單獨幫自己的兒子準備健康又友善環境的午餐。但是你們只要把票投給我,什麼事都不用做,你家小孩在學校這一餐,就會跟我兒子吃一樣的食物。」靠著這段政見宣言,讓她得到當屆家長委員的最高票,以常務委員之職,加入學校午餐委員會之中,從調整菜單這件事開始著手。

由於學校午餐採民辦民營方式,也就是俗稱的團膳,她每個月必須不斷的和廠商營養師溝通菜色,先將常見的豆腐、豆漿及豆干換成非基因改造品項,接著再想辦法替換較難取得非基因改造品項的豆製品。

「舉例來說,有一道菜是青江菜炒豆皮,我看了一下食材數量,發現豆皮只是配色用的,建議既然不是主食就改換成紅蘿蔔也無妨。而關東煮裡頭的小豆乾丁和百頁豆腐如果很難有非基因改造品項,那就換成白蘿蔔吧。」就是這樣透過每月反覆的溝通與協調,逐漸降低基因改造食品的比例。

不是食品營養本科系出身,她僅能透過不斷的自我充實基因改造作物與食品的專業知識、努力追蹤學校提供的非基因改造豆製品的原料來源履歷、一次又一次參與每月午餐菜單審查會議、不斷的與廠商營養師溝通如何剔除基因改造豆製品又要確保孩子營養不致匱乏,才能從一位完全沒有專業背景的素人母親,變成專業知識與執行經驗俱足的實際行動者。

「不過這一年的改變,還是非常感謝校長和家長會長的支持。現在學校有些志工家長看到我就會說,原來妳就是那個非基改的媽媽喔。」慧雯大笑著說。

暑假過後的新學期,她希望能透過問卷方式推動調整午餐費用,改變校園午餐中最後5%的基因改造食品,包含豆皮、豆包、小豆乾丁以及醬料。

一位孤鳥媽媽,就這樣花了兩年時間改變了全校的午餐內容。


原文收錄於2015年10 月1日出版之《餐桌上的危機 ─ 基改食品大解密》一書

廣告

迴響已關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