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非基不科學?

在台灣,擁護、甚至自己研發基改科技的專家常提出「基改議題應以所謂正確的科學原理來討論」,並暗諷或明說對基改焦慮擔憂的民眾「不夠科學」、而反對基改作物和食品的倡議皆為「民粹」。

此類發言常見的話術不脫「基改食品上市前需通過非常嚴謹的動物毒性、過敏性及病理性的評估檢測,安全性極高。對照傳統食品可能多半未經生物安全評估,反而食安問題不斷。基改玉米及大豆,至今已被全球人類及動物食用多年,但未有人畜健康受損的確切證據」云云。

不過,全球基改問題何其複雜,光是技術層面牽涉的科學發展、應用與檢驗,已非單一學科或學者可以涵蓋掌握。所謂的科學原理證據,在GMO FREE USA網站中收錄近兩千餘篇關於基改作物及食品對於環境、社會及人體健康等影響的學術論文;European Network of Scientists for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Responsibility (ENSSER)2015年一月截止共有313位跨領域科學家們發表的一個聲明中表示,「強烈否定所謂基改安全性的科學共識」,這群簽署的科學家和專家們逐項分析重要的基改爭議,一一陳述正反意見,最後獲致的結論是,面對基改作物和食品的安全性,從現今種種科學證據當中所能肯定的共識就是──沒有共識。

除了基改生物科技和應用的技術層面以外,基改生物觸及的社會、政治、經濟、倫理、環境、生態、農糧、教育等諸多面向,彼此牽連互為表裡,識者認為基因改造是當今全球最具爭議性的議題其來有自。從任一角度皆難以提供放諸四海皆準的簡單快速答案,每一個面向都須各領域專家和關切的民眾細細爬梳,以逐步釐清癥結和爭議之所在。此外,隨著新發現、新技術、新理論或新證據的出現,彼時信誓旦旦認為可信的「事實或真理」,此時或許應該用不同眼光檢視。

例如,跨國農化企業如孟山都等公司在中南美洲國家大規模種植基因改造黃豆和玉米、砍伐破壞雨林生態以擴大耕種面積的事實,就不能單以科學、經濟的眼光來看待。

據統計,巴拉圭每年約有九萬居民因為土地開墾因素,被迫遠離原住地。當蓊蓊鬱鬱的山川因大農種植而砍伐殆盡,世代居住森林裡的原住民族,喪失原有的土地自主與農糧食自主,只能束手眼見傳統居所中土壤流失、河流遭田間沖刷或農機噴灑而下的農藥汙染,許多人輾轉到城市討生計,多數流離失所無立錐之地。無力或不願離開者,持續居住在種植基因改造作物農場旁,但濫用的除草劑造成農業地區致病率居高不下,對生長中的小孩健康影響尤其嚴重,阿根廷農業大省查科(Chaco)新生兒的出生缺損,十多年成長了兩倍,聖塔菲省(Santa Fe)居民罹癌比率較全國平均值高出二到四倍。

犧牲這些土地、環境、河流與居民健康而種植的基因改造作物,中南美洲各國用以出口賺取所得,這些玉米和黃豆去向何方?可能變成歐洲畜牧業使用的牲畜飼料,最終成為超市貨架上的牛肉及豬肉供歐洲人食用;可能來到亞洲,製成台灣小朋友學校膳食的味噌豆腐湯和紅燒豆包、提供早餐店裡人手一杯的豆漿飲品、也烹調為因慈悲不忍殺生素食者的盤中飧。

出身全球種植生產基因改造作物的前三大國的阿根廷,天主教教宗方濟各在2015年6月18日發表以生態為題的通諭─《願祢受讚頌:照顧我們共同的家園(Laudato si’: On the care for our common home)》。身處於經濟文明與環境生態多重嚴重破壞中的拉美社會中,教宗方濟各深切體認窮人的生存困境,因此,他在通諭中一再提到謙遜反省、窮人優先、生態保護的全球治理之迫切性;也強調更多長期、全面的研究及其所有資料需透明公開研究的重要性。

他以天主教會全球領導人身分對基因工程的科學層面和社會層面提出剖析。雖肯定基改發展或許對部分地區的經濟生活有所貢獻,但也造成少數人以其知識和經濟的絕對優勢,藉由操控科技剝削自然生態與弱勢族群,坐享產業或地區的經濟成長的利益。同時,耕地因此被少數人所壟斷,小農生存權和經濟權遭受迫害無以為繼、農村勞動力因可耕地喪失而扭曲發展、生物多樣性被大農產業和基因改造作物鯨吞蠶食地摧毀等問題,造成對第三世界家園的生態和社會結構的斲傷。

對於諸如教宗方濟各等意見領袖所提出的相關呼籲,若仍只是輕蔑地以「不夠科學、民粹、反智」來回應,若非昧於現實就是別有意圖。

跨國農化公司如孟山都等與當地政府聯手,二十年來導致許多土地生態及民眾受到無法回復的傷害,當我們理解基改議題時,務必納入環境倫理等公共面向的思考,突破只以科技原則和市場經濟的邏輯和思維方式思考,轉而以教宗方濟各對全球人類和領導者所發出的核心問題來探問:

我們希望留給孩子們一個怎樣的世界?

部分原文刊載於新使者雜誌152期《餐桌上的正義:每一口基改食物都是倫理選擇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