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真的需要嘉磷塞來提供「安全、可靠與實惠」的食物?

編譯|陳儒瑋

今年6月30日,嘉磷塞於歐盟的銷售許可到期,歐盟委員會最終給予18個月的暫時展延許可。

2002年,嘉磷塞於歐盟首次獲得批准,然而在其審核過程的參考依據都是來自仰賴農藥企業所資助的研究,其中更有許多是未發表的論文。當時,審查時也僅只考慮嘉磷塞單獨存在的狀況,而未把「RoundUp」產品中的其他化學物質(如助劑)等納入考量。

此外,當時亦沒有考慮到的除草劑是否會擾亂人體荷爾蒙和生殖系統。在南美洲的部分地區,噴灑嘉磷塞的區域中,孕婦發生流產與新生兒缺陷的比率相較其他區域明顯偏高。

非政府組織一直努力防止嘉磷塞廣泛使用,主張歐盟應堅持預警原則(precautionary principle),在科學證據進行評估結果確定之前,應避免嘉磷塞產生進一步的公共風險。相反的,農業大廠的遊說團體持續宣稱嘉磷塞在保護作物方面有相當「重要」的功效。英國農業組織的總裁們在一封寫給歐盟政策制定機構的公開信中表示,「歐洲農民需要嘉磷塞,才能維持一個安全、可靠與經濟實惠的食品供應系統。

難道,我們真的需要嘉磷塞來提供「安全、可靠與實惠」的食物?

去年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嘉磷塞為2A級「可能對人體有致癌風險」的物質,毫無疑問的,嘉磷塞對於農田中的生物多樣性、水質、鳥類和昆蟲的食物供應等面向都產生負面的影響,實在很難被歸類為「安全」的選項。

人們或許認為嘉磷塞可以減少農友工作量並在短期產出更多的作物,但是從長遠來看,繼續使用這些化學物質是更有可能削減我們國家的食品安全。因為最終糧食安全是仰賴於大自然。當一個像嘉磷塞這樣的化學物質傷害鳥類和昆蟲的食物供應系統,將導致生物的死亡,就如同我們已經看到新菸鹼類殺蟲劑(neonicotinoid pesticides)被認為很有可能是導致蜂群崩壞的主因之一。

今年5月,「去毒計畫」(The Detox Project)與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 UCSF)實驗室,共同公布一份美國人尿液嘉磷塞殘留的檢測報告,在初期揭露的133份尿液檢體,有93%呈現陽性反應。

而當我們於環境中施用越來越多的嘉磷塞,原本欲去除的雜草會產生抗性,最終衍伸成為具有抵抗多種農藥特性的「超級雜草」問題。這也導致環境和和我們的身體中將累積越來越多的嘉磷塞。

在農業產業和環境保護之間的這場戰鬥,持續爭論在「安全、可靠與實惠的食物」與「自然環境保護」兩者間該如何選擇,基本上就是一種錯誤。

是「自然」為我們帶來食物,而非孟山都。


來源:http://www.irishexaminer.com/business/do-we-really-need-glyphosate-for-safe-secure-and-affordable-food-408302.html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