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餘位諾貝爾獎得主支持基改黃金米之疑(一)

編譯|陳儒瑋

2016年6月29日,華盛頓郵報的一篇文章表示,百餘位諾貝爾獎得主共同簽署了一封公開信,信中要求綠色和平組織停止反對基因改造黃金米,該信刊載於supportprecisionagriculture.org網站。

致綠色和平組織、聯合國與各國政府公開信

聯合國糧食與農業計劃指出,至20150年之前全球食品、飼料和纖維的產量將必須增加一倍,才能滿足全球人口不斷增長的需求。在以綠色和平組織為首的反對現代植物育種科技的陣營,一再否認這些事實並持續反對農業領域的生物技術創新。他們不僅扭曲其風險、效益和影響,並支持對田間試驗和研究項目進行犯罪破壞(criminal destruction)。

我們敦促綠色和平組織及其支持者應重新審視生物技術改良作物和食物,並理解權威科學機構和監管機構的調查結果,放棄反對一般基改生物和與特定基改作物「黃金米」的倡議行動。

世界各地的科學家和監管機構不斷證實經由生物技術改造的作物與食品是安全的,至今沒有確定的案例證實人類或動物食用基因改造生物會產生負面的健康影響,而且減少對環境的傷害以及增加生物多樣性。

綠色和平組織所帶頭反對的基改黃金米,它具有減少或消除由「缺乏維生素A」(VAD)所引起的疾病與死亡的潛力,會對非洲與東南亞的人民產生重大的影響。

依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全球約有2.5億人深受VAD所苦,包括40%發展中國家五歲以下的兒童。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統計,每年約有一至兩百萬兒童因VAD而死亡。它會損害免疫系統,讓嬰兒和兒童面臨極大風險。 每年有約25萬至50萬兒童因為缺乏維生素A而失明,有半數在失去視力後的12個月內死亡。

我們呼籲綠色和平組織停止,特別是針對黃金米,以及其他一般採用生物技術改造的作物和食品。

我們呼籲世界各國政府拒絕綠色和平組織反對黃金米與以及其他一般採用生物技術改造作物和食品的倡議運動。以自己的力量來反對綠色和平組織的行動,加快農友接軌現代生物技術,尤其是經由生物技術改造之後的種子。基於情緒和教條且與現實數據互相矛盾的對立必須停止。

在我們認可這是一個「反人類罪」(crime against humanity)之前,世界上還有多少貧困人口將因此而死去?

簽署的諾貝爾得主名單

顯然的,從這封公開信來看,「情緒和教條」並不專屬於綠色和平組織。

一份由Glenn Davis Stone與Dominic Glover教授共同發表一篇經同儕審核的論文指出,真正的現實狀況是,基改黃金米根本就還沒有準備好,而且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受到倡議反對者的延遲。

2014年國際水稻研究所(IRRI)表示,基改黃金米田間試驗的收益令人感到失望,還需要進一步的研發農民願意種植的品種。此外,支持者批評反對基改黃金米的倡議行動提出過於嚴格的規範,這也與事實相差甚遠。Stone教授說,監管機構菲律賓作物署(BPI)甚至都還沒制定管制規範。

事實上,監管機構根本無從制定規範。因為根據國際水稻研究所((IRRI))說,黃金米一直沒有毒性測試,更不用說對VAD的效益進行評估。

綠色和平組織對諾貝爾得主連署信活動提出回應

對於任何宣稱有人阻止基改黃金米的指責都是假的。 歷經二十多年的研究,基改黃金米不僅未能作為一個解決方案,而且也並未授權販售。再者,由於國際水稻研究所也表示它並未被證明真的能解決維生素A缺乏的問題,所以問題非常清楚,我們正在談論的事情根本不存在。

專家的權威?

Philip Stark,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統計學教授在Twitter

簽署的得主中,有1位和平獎、8個經濟學家、24位物理學家、33名化學家及41個醫學家……。科學是關於證據而非權威。他們知道什麼農業嗎?做了相關的研究嗎?科學應該是「我提出什麼」(show me),而不是「相信我」(trust me)……與是否得到諾貝爾獎無關。

上一段我們所提到的Glenn Davis Stone教授,不僅是位作物技術專家,更長期關注包括菲律賓等地貧窮農民,專題著述頗豐,且從未反對基因改造黃金米。換句話說,他並不像這些諾貝爾獎得主,他知道他在說什麼。

躲藏在這封信的背後是誰?

發起這封公開連署信的是1993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Richard J. Roberts,同時也是新英格蘭生物實驗室(New England Biolabs)首席科學家。根據新英格蘭生物實驗室的網站表示:

我們是一群致力為生命科學行業於開發創新產品的科學家……在探索、開發及商業化基因重組(recombinant)與天然酵素(native enzymes)等基因研究領域被公認居世界領先地位。

根據作家與研究者Colin Todhunter表示,Roberts持續在印度宣傳基改食品與農作物和農作物,他在演講中宣稱第三世界國家若不引進基因改造作物將會導致數百萬人因飢餓而死亡。

撇開利益衝突與和拋開偏見,如果你認為Roberts不可能單獨一人發起串聯百餘位諾貝爾獎得主的行動,而且同時還傳遞關於基因改造作物的虛假訊息,這樣的懷疑是正確的。

那麼,誰是真正的這項行動背後的執行者?在宣布公開信的記者會上發生的奇怪事或許能提供一些線索。

Tim Schwab,非政府組織「看守水與食物」(Food & Water Watch)與「綠色和平」(Greenpeace )代表,在試圖出席這場於全國新聞俱樂部(National Press Club)舉辦的記者會時被阻擋於外。阻擋他的人是誰呢?不是別人,正是前孟山都公司的公關人員Jay Byrne,現在是負責生物科技產業公關業務v-Fluence公司領導人。

Schwab在Twitter說:

對於這項連署行動出現一個像Byrne這樣的保鏢是很奇怪的。他對我說,只允許持有證件的記者參加會議。然而就在幾秒鐘後,我卻看到CSPI(非政府組織)的代表進入房間。 他對此回應說有一些非政府組織應邀出席。真的嗎?那為什麼身為這次倡議行動的主要對象綠色和平組織卻沒有被受邀參加呢?

發布的時間點

七月初美國參議院將再度投票表決是否通過三度提案的基改標示黑暗法案,這場記者會的發布時間是否也是與其配合的一場活動呢?還只是個巧合?

此外,民間團體GMWatch發現一個supportprecisionagriculture.com網頁,點擊之後會轉至一個由孟山都等多家生物科技企業資助的Genetic Literacy Project網站。至於刊載諾貝爾獎得主聯署公開信的supportprecisionagriculture.org網站,是否與前述Genetic Literacy Project網站有關?這一點也頗令人玩味。


來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