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餘位諾貝爾獎得主支持基改黃金米之疑(三)

編譯|陳儒瑋

編按:本文作者Tim Schwab為民間團體Food & Water Watch的食品議題研究員。


上週,當我讀了華盛頓郵報一篇名為《107位諾貝爾獎得主簽署公開信批評綠色和平組織反基改行動》的文章時,我注意到這個故事完全符合目前該報編輯委員的立場,認為危言聳聽的活動份子正阻礙基因工程生物科學的進步。

最明顯的是,這107位諾貝爾獎得主幾乎沒有一個人從事與農業有關的工作,或是擁有基因改造生物的專業知識。面對綠色和平組織所涉及的那麼多項緊迫的科學議題,為什麼單挑「基因改造黃金米」,為什麼要挑起爭端?

在民間團體「食品和水源監督(Food & Water Watch)」工作,我很熟悉產業界把基因改造生物的失敗怪罪於積極的反對份子,就像諾貝爾獎得主這封公開信一樣。然而,現實狀況並非如此。

事實上,就在幾個月前,一位通過同儕審核的論文分析「黃金米」為何失敗,就表示綠色和平組織不應為此遭受責備。經過24年的時間,因為基因工程技術上的問題,黃金米仍然未能準備好成為一個改善維生素A缺乏症的作物。

那麼,究竟為什麼這107位諾貝爾獎得主的公開信要使用一些非常情緒性的言論來指責綠色和平呢?

為尋找答案,我跑去了在華盛頓全國新聞俱樂部舉辦的官方新聞發布會。但當透露我是Food & Water Watch的工作人員時,一名守在門口的男子拒絕讓我參加。我看到綠色和平組織的代表也轉身離開,儘管他在那裡提供組織對於這封公開信的回應。該名男子表示,如果沒有記者證就無法入內。過了一會兒,男子讓一位來自公眾利益科學中心(Center for Science in the Public Interest)的代表入內,該組織向來積極擁護基因改造科技。

然後,我終於想起來這位保鏢是誰了。他是正是前孟山都公司的公關人員Jay Byrne,現在是負責生物科技產業公關業務(v-Fluence公司)領導人。

當我知道更多這場倡議活動的信息,我就湧出更多困惑。

上週,「資訊自由要求行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Request) 」組織發布的文件中,就揭露從2010年起,Jay Byrne與企業資助的大學教授(Bruce Chassy)之間的電子郵件,內容是討論如何攻擊和抹黑綠色和平組織。

當然,Jay Byrne在這場行動中的擔任什麼角色還有待觀察,但值得注意的是,他並不是這個事件中唯一的企業代表。企業顧問Val Giddings在會場繞來繞去。還有新英格蘭生物實驗室(New England Biolabs)的領導人Richard J. Roberts,該實驗室研發產品使用來自陶氏益農與孟山都公司的專利,他本人是1993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也恰好正是這場連署倡議行動的發起人。

我們知道的是,綠色和平組織的回應聲明並沒有絲毫改變這場基因改造議題爭論,而且華盛頓郵報也未刊登。不過數百位科學家持續不斷提出基因改造生物的安全性問題,相信之後將會有越來越多關於此場連署行動的細節與討論內容會被揭露。


來源:http://www.gmwatch.org/news/latest-news/17095-i-was-barred-from-nobel-laureate-press-conference-by-pr-consultant-with-monsanto-ties

【延伸閱讀】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