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為天生實為基改的馬鈴薯

文|陳儒瑋

一八四五年至一八五〇年,愛爾蘭爆發歷史上著名的大饑荒,短短五年間估計因此死亡的人數高達一百五十萬人,而更有近一百萬人從愛爾蘭搭船逃至英美兩國,原本八百萬居民硬生生減少了三分之一,導致現今美國東岸某些城市,如紐約與波士頓等地,居住著許多愛爾蘭裔後代。

當時愛爾蘭全國近三分之一耕地普遍種植單一品種「愛爾蘭碼頭工人(Irish lumper)」馬鈴薯,它雖然適合愛爾蘭的潮濕氣候,但抵抗病蟲害的能力卻不是太好,因此當「晚疫病 (late blight)」來襲時,結果就是導致大規模歉收。而農友留下殘存健康情況不佳的馬鈴薯隔年再種時,幾乎可以預料收成只會更差,再加上地主持續逼迫佃農繳交稅收,在來自環境與經濟因素多重打擊與惡性循環之下,引爆了饑荒與之後的移民潮,相當程度的改變愛爾蘭往後的國家命運。

事實上,直到今日,晚疫病對馬鈴薯來說仍相當具有威脅性,一九九七年台灣就曾發生過馬鈴薯晚疫病疫情,從台中后里延燒至雲林、嘉義與台南等地。

目前晚疫病防治策略仍是多以噴灑化學藥劑為主,因此辛普勞(J.R. Simplot)公司推出的第二代天生(Innate)基因改造馬鈴薯(Russet Burbank Generation 2 , RBG2),即主力強打擁有「抗晚疫病」、「減少擦傷與黑色斑點」與「加強冷藏能力」的特點,表示RBG2可以減少25%到45%的殺菌劑使用量,可有效降低對環境的衝擊。目前美國食品藥物管理署已批准核可,正靜待美國環保署的評估報告,預料也將會順利通過。

不過,天生馬鈴薯一如其他的基因改造作物,遭到批評根本多此一舉,因為在許多傳統馬鈴薯品系中都具有「抗碰撞」與「耐晚疫病」的特性。

在英國,由農友、科學家與社會運動者組成的民間聯盟,就公開要求英國政府停止基因改造馬鈴薯的田間試驗。他們認為基因工程公司所宣稱的好處,其實只能提供基本的抵禦疾病功能,這在某些傳統馬鈴薯中早就具備,有些品系甚至含有六種以上的抗病基因,遠比第二代基因改造馬鈴薯來更具有適應能力。

更重要的是,這些存在於市場上的傳統馬鈴薯,根本不用特別浪費人民的稅金就能取得,政府應該將資金投入像是分子標記輔助選種技術來進行育種的工作,從在地傳統品系中找出對抗晚疫病的方式,這比起利用基因工程技術來得更有效率,而且更少風險。


參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