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投書|輻汙食品和牠們的產地

文|黃嘉琳

小英新政府以食安訴求贏得政權,人民期待免於恐懼的飲食基本人權能夠實現。但多項高爭議食安管理,話術跟前朝政府時代如出一轍:「嚴格把關監督、尊重民意溝通、全民食安優先」,卻鬧得更難看。

從選前就放風聲到現在的日本輻汙地區農產品進口限制放寬為例,面對普羅大眾質疑,只跳針消毒說沒有開放時間表,而從十一月初在立法院進行的跨部會赴日實地勘查專案報告、憑空出現的三天十場公聽會到預定十二月重啟的公聽會等這一連串所謂的「風險溝通」行動看來,缺乏核心價值、不斷妥協的食安治理老梗,讓漏洞越補越大越嚴重。問題出在哪裡?

一、主政者核心概念徹底錯誤,導致程序延宕混亂

早就和日方開啟談判的輻汙地區食品解禁交換台灣漁權、農產品輸日和降低部分關稅等條件,主管單位卻遲遲不願正面向民眾公開資訊、讓公民意見透過正常管道進入政策討論。為什麼?

其實主政者不敢說的難處很容易了解:曾經痛批前朝研擬放寬食品中輻射容許值草菅人命,時間不過兩三年,福島核電廠人工核種汙染土地海洋至今無法控制、食藥署等事務單位也根本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就因為政權換人做,對日外交經貿利益變成當家的重要考量,正常人再怎麼厚顏也圓不出個今是昨非的好理由。

於是主管單位在八月跨部會日本考察團出發前,私下跟幾個民間人士諮詢商量過後以為取得民意,再由前朝延續至今的食藥署官員、備受質疑的原能會代表、一位學者和醫師低調來回一趟,事前大眾全不知情、事後只看到一份以日本提供資料為主體的參訪報告。程序罔顧新政府一再昭示的「公民參與」和「資訊公開」等原則,很可能是骨子裡就不想讓公民知情參與,打算等一切都喬好了再來遊說大眾,免生枝節。卻忽視多年來受夠食安風暴的民眾要求的正是透明的資訊、程序的正義,再也無法容忍主管單位拍胸脯掛的廉價保證。背離核心價值的蓄意延宕和閃躲,如同執政者偷偷餵大卻管不好的怪獸,注定要造成毀滅性的破壞。

二、球員兼裁判機制若不改,食安治理和民眾信心無藥可醫

近年來爆發高爭議的食安議題,兩造攻防永遠一模一樣:主張開放瘦肉精美牛美豬或輻汙基改食品的一方說:回歸科學根據、按照國際標準、絕不犧牲民眾健康;反對開放的一方說:食用風險未定、國際標準不一且我國未必適用、反對拿食安換外交經貿利益…。執政在野換了位置,鬼打牆的對話卻陰魂不散。

問題就在於衛福部等主管單位身兼風險評估溝通、政策制定執行和評估的多重角色,球員兼裁判的身分界定很混淆;在輻汙食品議題上,由於食藥署本身沒有儀器和檢驗能力,必須委託給原能會代勞處理,但弔詭的是反核人士一向懷疑以清大核工為首的核電管理與國內輻射監控機制不可信任,核研所做出來的數據資料,食藥署又遮掩地不肯公布,從2012年開始數度上演立委或民間團體施壓、擠一點給一點的「資訊部分公開」戲碼…

多重不具公信的治理體制,讓理性對話淪為空談。食藥署、原能會或行政院食安辦公室企圖亡羊補牢追加的資料和說明,始終讓人質疑,而現有機制裡的說明會、公聽會無論怎麼開,最後要不變成摸頭背書、要不各說各話,最終還是導向政治權力與意識形態的殘酷對決。

新政府對這些老問題也不是沒有提出過解方。例如,立委和台大公衛院曾主導八月底「食安高峰會」,邀請歐盟食品安全局(EFSA)局長等來台分享食安治理經驗,小英總統還蒞會演說呢!立委、官員和教授們在之後的記者會中發布共識結論,畫了一個承諾建立「獨立食品安全評估機構」的大餅,新聞稿裡寫著美好的未來:

真正的獨立包含組織的獨立、財務的透明、公開資訊的自主權,亦應確保資料文獻、評估方法、評估委員的透明化。另外,參與評估者應做各種利益迴避,於風險評估的範圍、項目界定及風險管理政策的制定過程,應與消費者和食品業者及各種利害關係人進行充分的溝通,以建立消費者對食安政策的信賴。

無論在學理上、實務上或國際經驗上,成立「獨立食品安全評估機構」的確是眼下處理高風險高爭議食安議題的合理走向。

但三個月過去了,群馬千葉等四縣食品開放輸入把台灣社會鬧得人心惶惑,正該有食安高峰會所許諾的獨立機構公開公正來奠定制度,以因應此時及未來更複雜的食安問題…這個花費了公帑和與會人士寶貴時間打造的願景卻彷彿誤會一場沒有後續!?

不找回核心價值、不從根本面對組織結構的缺失,十二月重啟的公聽會前就可以預告「輻汙食品和牠們的產地」這齣年度大戲劇情,終極灑狗血結局必然是:藍營大亂鬥政客搏完版面刷夠存在感收工、綠營髮夾彎倖存者神隱到底等待再起、媒體報導熱潮漸退散、公聽會程序走完派基層公務員整理資料存參、農曆年前後宣布第一階段開放福島以外四縣進口試辦半年、民眾逐漸淡忘繼續開心採購日貨、公民團體徒呼負負但無可奈何的忙著追下一個議題…下檔前大家敬請期待明年推出瘦肉精美豬輸台強勢再起系列的預告片。

日本輻汙食品輸台的鬧劇照鑑主政者價值觀錯亂、操盤方向感喪失的窘態與難堪,再不大破大立的徹底檢討,賠上的不只是政客們2018年的選情,而是台灣民主倒退、社會撕裂和食安治理的再度崩盤。


原文刊載於2016年11月30日上報《小英的食安治理出了什麼問題?》一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