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民間非基改行動系列報導之二|基改油菜野外自生調查 堅持十四年的志願者行動

文|陳儒瑋

「在那裡!」伴隨著緊急煞剎車聲,只見一行六人馬上從車內奔出,查看路旁出現的野生油菜。原野好正先生拿起相機拍攝,河田昌東老師動手拔除並裝進塑膠袋內,村上喜久子小姐協助看顧著四周往來的車輛,石川豐久道長則跟我們解釋基本的行動流程。

不到三分鐘的時間,我們已經完成調查採樣工作,急急忙忙的趕回車上。

投影片9

投影片2

投影片21

持續十四年的志願者行動

今年三月三日,趁著前往日本名古屋市參加第十三屆GMO FREE ZONE全日本交流會之際,我另行拜訪當地民間組織「遺伝子組み換え食品を考える中部の会(基改食品想想中部之會 )」。該會創立自1997年,是由擔憂開放進口基改食品原料後果的日本中部生產者、消費者與食品業者所組成。帶著我展開這次基改油菜自生調查的河田昌東、原野好正、村上喜久子與石川豐久道長等人,都是這個組織的志願工作者。

1999年,該會揭露孟山都基改黃豆進口審查問題;2000 年,開始調查進口種植用玉米的基改汙染,隔年公布二十八個玉米檢體之中有八項遭受基改汙染,其中之一即是星鏈(star-link)玉米;2002年則發起倡議,反對並阻止愛知縣與孟山都共同研發基改稻米;2004年,從愛知縣名古屋港及三重縣四日市港出發,展開基改油菜自生污染的民間志願調查行動;2006年,舉辦首次拔除野生基改油菜行動,而自2008年起,固定每年於春秋兩季各舉辦一次,至今已持續十四年的時間。

投影片25
資料來源:遺伝子組み換え食品を考える中部の会
投影片26
資料來源:遺伝子組み換え食品を考える中部の会

「我們與全國各地方團體會定期彙整基改汙染調查資料、公布數據並呈交農林水產省,不過主管單位都不願意正視汙染問題。」聽著召集人河田昌東老師談著他們的起心動念與實際行動,不由得感佩志願者的行動力量確實相當驚人。

投影片23
說明:左/河田昌東    右/原野好正

1940出生於秋田縣的河田先生,專攻分子生物學及環境科學,2004年自名古屋大學理學部退休之後便參與民間反基改倡議。2011年福島311事件爆發之後,他也投身於核能受災者的支援行動。

「你知道嗎?目前全日本只有名古屋市明訂學校午餐不得使用基因改造食品,保障本地十一萬名學童的飲食安全,這個也是由我們所發起的運動喔。」聽到我在台灣從事非基改學校午餐倡議運動時,河田先生也忍不住開心地與我分享。

投影片3
說明:左/原野好正    右/石川豐久

一路上揹著相機記錄行動過程的原野先生,本身也具有分子生物學專業背景。他提過有一年前往德國參加基改生物論壇時,發現德國主管部門首長竟然親自與會,並聆聽在場正反雙方陣營的意見,讓他深受感動。於是,他在那次回國後便加入民間的倡議運動。

而總是熱心回答我們問題的石川道長,自己則是愛知縣豐川市漬物本舖的負責人,因為從事漬物加工的過程當中接觸到基改食品的議題,於是便參與中部之會運作,跟著河田先生一起學習。

基改油菜自生確立

當天,中部之會的夥伴們帶著我從名古屋市沿著國道南下到達知多市,村上喜久子小姐拿出紙本列印拼貼的地圖,告訴我行進路線就是沿著基改油菜從港口上岸運輸至工廠的途徑。因為野外自生基改油菜,原因主要來自運輸途中掉落的基改油菜種籽。

投影片11
說明:村上喜久子說明今日行進路線

一路上,不得不讚嘆這些志工伙伴們的銳利視線,根本就是人體雷達來著。往往我都還搞不清楚狀況,只聽到車內一陣大叫,接著就是緊急剎車或迴轉,然後一群人衝出車外,有時站在路肩有時跑向安全島,我則氣喘吁吁地跟在後頭。

投影片22

投影片24

「哎呀,今年的路旁野生油菜較少呢。」經過港口旁的工廠時,村上小姐笑著說。疑?這樣不好嗎?我納悶地問道。「因為每年都來調查,這些工廠早就知道我們的行動,所以他們會趁油菜剛冒出來的時候就自行鏟除,不想讓我們發現證據。還有呀,由於這裡是私有土地,有時候待太久還會被驅趕呢。」

投影片5

投影片8

當天,我們總共採集了八個樣品,在中午吃飯的蕎麥麵店前停車場進行樣本編號。

投影片6

投影片7

投影片12

之後在餐廳內,分別摘取一小部分樣本,磨碎之後放入試管並加水,接著插入兩種試紙進行快篩。

投影片15

投影片16

這是當天使用兩款試紙,SeedChek RUR為藍色,檢測是否具有耐除草劑嘉磷塞特性;SeedChek LL為紫色,則用於檢測抗除草劑固殺草特性。

投影片18

過沒多久時間,插入1號樣本溶液的藍色試紙(SeedChek RUR),出現兩條線的陽性反應,顯示其具有耐嘉磷塞的特性,也就代表它是基改油菜品項。

投影片17

河田先生說,隨著多年來持續不間斷的基改油菜自生調查行動,越來越多新的問題也跟著慢慢浮現。

像是耐嘉磷塞與抗固殺草基改油菜彼此間、或是基改油菜與當地非基改油菜、雜草或野菜間的雜交日益頻繁,出現一些不知該如何歸類的品種。另外,經試紙快篩結果呈現陰性的樣本,經過進一步檢查之後發現實際上是陽性反應,這樣的情況也變得更多。

在台灣雖然早已耳聞日本民間團體長年進行基改汙染的調查成果頗為驚人,但第一次實際參與行動後感受又更為強烈。

看著面前這些曾一同站在中央分隔島上的前輩們,心中不禁想著:相較之下,我們在台灣能做的事,確實還有很多很多。

投影片4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